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会文集 > 《中国好家风调查与研究》
  • 论文选登:国家、市场、家庭:好家风建设中的互动机制

    张李玺

    2016-12-14

    中华女子学院原党委书记、院长张李玺主旨发言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春节团拜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紧密结合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促进家庭和睦,促进亲人相亲相爱,促进下一代健康成长,促进老年人老有所养,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2015年2月18日《人民日报》]习总书记强调的家庭建设中的“三个注重” 是国家建设、社会建设的基础工程,是推进家庭文明建设工作的创新之举。正因为如此,家庭建设、家庭教育以及好家风的树立不仅仅是妇联这个社会组织的事情,它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关注的问题,要切实落实“三个注重”,则更需要有一个国家、市场和家庭的互动机制来推动。
      谈到家风问题,每个人好像都知道,又好像说不大准确,大家还都记得春节前后中央电视台的走基层那个节目吧,当问到“你们家的家风是什么”时,不少人很快就给出了答案,但是很多人实事求是地说他不知道,或者说他不明确什么是他们家的家风,当然也有一些神回答,但是总结起来,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很核心的内容都涉及到了,比如:孝敬老人、勤俭节约、知足常乐、能容自安等等,例如一个杭州小伙儿说他们家的家风就是不啃老。虽然这可能只是他的理解,不是他的家风的准确表达,但是你会看到他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网上都在说:电视里记者在采访,电视下人们在思考。我觉得思考就是好的起点。像朱子格言这些都是多年积淀和提炼出来的精华,非常简练、准确、朗朗上口,可如果你要问一个普通的家庭成员,什么是家风时,可能就非常困难,因为定义很多,理解也很不同。我比较同意说家风是一个家庭的传统风尚,是文化的传承,是传统是风气和风格。简单地说家风就是一种比较稳定的、支持家庭的核心价值体系。刚才也听了妇女杂志社社长湘景发布的好家风调查报告,早上天慧主席在讲话中也讲到,家风中传统文化的传递和现代文明的需求要结合,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对的。例如男主外、女主内,这也是一种家风,再如父母在、不远游,也是一种家风。但是在当代生活中我们所推崇的应该是一种正能量的文化,真正的能够使一个家庭的主流价值能够体现的文化,这样我们才定义为好家风。比如家庭的民主,跟父权社会的家风完全不一样,我们要提倡家庭的民主和责任,强调国和家之间的关系;再如家庭的平等,提倡性别平等、代际平等。这些都是好家风的基本内容。
      为什么要提倡好家风呢,在2014年春节的时候,在陕西的一个村子里,记者问村长什么是好家风?为什么要提倡这种好家风?这个村长说门风正了,村风也就正了,村风正了,人心也就正了。在采访中还有人说要把正能量发挥出来,由家庭带到社会,再由社会带到家庭,更有一些精英说,如果一个社会的党风、政风、法制不好,家风也很难有正确的方向和发展的后劲儿。这都是当时在电视上采访的时候大家说的,可以看出,大家都明白提倡建设好家风是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需要,是党风、政风、民风的需要,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或基础。
      上面的这些我都同意,但这里我想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就是从问题为本的角度出发,来回答为什么要建设好家风。 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有问题了,正因为有问题了,问题严重了,才会引起我们去关注、提倡、倡导和行动。今天早上听了家风建设的万户调查报告,其中有一组数据说55.2%的人认为家风总体还好,问题不少。这个选择中我们要看到其中的“问题不少”,另外还有1.3%的人认为家风不好,两者相加,就快到60%了,[“中国好家风”万户城乡家庭大型问卷调查报告。]所以关注家风问题和家风建设问题是十分必要的。之所以会发生这些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个是社会变迁对家庭的影响,另一个是社会变迁引发的社会问题。
      社会变迁对家庭的影响和挑战是十分明显的。以往我们对家庭的定义是很清晰的,家庭社会学对家庭的定义就是以婚姻关系为基础,以血缘关系(包括收养关系)为纽带,共同生活的基本社会组织。所以家庭第一要以婚姻关系为基础,第二要以血缘关系为纽带,这两条必须存在才叫家庭。但是现在的家庭关系是不是还能称其为我们定义的家庭呢?例如同居家庭,就没有婚姻关系,这种家庭形式现在是很多的;甚至有一种很特殊的同居家庭,家长都可以接受的,就是只要以后你们俩会结婚,现在就这么着,这样的家庭也是存在的。再比如有的家庭是有子女的,有的家庭是丁克家庭没有子女,这种家庭里有一些可能是不生育的,还有一些是选择不生育的;还有同性恋家庭;特别还有一些家庭关系是暂时的,比如说流动人口组成的临时家庭等等,像这样形形色色的家庭形式同时存在于现代社会。从家庭形态上来说,也从大家庭变成小家庭、从代际家庭变成核心家庭,发生了巨大变化。同时在婚姻价值观的方面也呈现出多元化趋势。据说在东北有一个地方,两个人一个单位只能享受一个人的取暖费的报销,然后好多人就离婚了,后来又修订成以人头来补贴取暖费的政策,就又复婚了,所以那个地方离婚率的上升和下降就随着政策的调整发生着奇怪的变化,这里我们不能否认功利主义婚姻价值观的影响。再比如说独身或者同居形态的较多出现,也可以看到婚姻价值观的多元化。还有就是婚姻失去了稳定性,如果打开民政部的网页,看看离婚和结婚的数据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年离婚率基本是处于上升的状态。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我们都以为女性是不愿意离婚的,但是从婚姻的跟踪调查中发现,城市中80%的诉讼离婚是由女性主动提出的[徐安琪:“浪漫爱的追求:渐行渐远?”,《社会科学》2010年第8期],这也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另外像高消费的文化影响、经济杠杆,建立在金钱和利益关系上的婚姻都非常脆弱,甚至有早上去结婚,下午去离婚的。我的女儿小时候说她身边的朋友家父母总吵架,她觉得我们这个家庭是不是不正常了,因为不吵架很和谐,很正常的家庭在他们看来觉得不正常了。同时,家庭关系的平等也带来了一些问题,祖辈和父辈丧失了教化的权威性,以前我们说这是爸妈说的,爷爷奶奶说的,现在恐怕爸爸妈妈没有这种权威了,因为在迅速发展的信息社会,我们是落后的一代人了。特别是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一些问题,如子辈和孙辈地位突出,代沟问题也是现在很多家长都面临的问题。中国人父子轴式的家族文化的传递也逐渐被夫妻轴心所取代,所以家庭文化传承的规则和方向,不仅是从上往下,而是开始交错进行,这些都导致了潜在和显现的家庭关系冲突的出现。此外,我们的家庭还面临一些其他的挑战,比如说老龄化的问题就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社会养老资源的不足,很多压力都转嫁到家庭,而我们这一代人都是真正的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所以养老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负担很重;对于农村来说,这个问题更为严重。大部分年轻成员都流动出去了,相当多的留守老人不仅没有人照顾,还要照看孙辈,责任就更重了。社会变迁和转型使得婚姻和家庭中的冲突已经成为常态了,社会、家庭应对和解决这种冲突的能力是十分不足的,所以我们面临的问题,比如家庭暴力、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空巢家庭,就相继的都成为家庭问题,像空巢老人这也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独生子女的政策,空巢家庭的比例也越来越高了。同时像这一代的老人,对子女还要尽责任,所以现在老人为子女服务造成的两地分居的情况也很常见。在家庭中,基于性别的分工模式其变化就更明显了,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被男主外不主内、女主内也主外的模式代替,这些也自然对家庭带来新的挑战。我们也要看到家庭的情爱功能、性爱功能、心理上的需求、情感上的因素也在慢慢增加,这些变化也是家庭成员面临的挑战。
      第二个方面就是改革开放以来,突出的社会问题本身对家庭成员也造成了影响。比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经济发展的同时,GDP增长的同时,由于各种原因引起的社会问题也日益突出,比如贫富差距,这是我们国家面临的很重要的问题,这不仅仅是一个不平等的问题,也是不公平的问题,这种贫富差距的出现,就导致了仇官、仇富的现象出现。还有看病难、就业难、养老问题、环境问题、健康问题等等,也从不同角度引发或激化了家庭问题的发生。人们随着科学的发展,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去关注健康,一方面缺乏具体的科学指导,不知道怎样才能健康,但是更重要的问题是,有些时候却因为人为的问题,由于缺失道德底线,蔬菜、食品出现了问题,谁来监管呢?这些就会给家庭成员带来压力。还有诚信问题,诚信问题就是最底线的问题,这种诚信的缺失问题也很大。比如说家长都知道应该教育孩子要诚信善良,我记得有一个调查说有69%的家长发愁,“如果只是我把孩子教育成诚信的孩子,那他吃亏怎么办”,所以我们自己面临选择时也犹豫了。《参考消息》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说美国有一个调查数据,说了中国当代社会的十大病态:信仰缺失、看客心理、社会焦虑、习惯性怀疑等等,正是基于这些问题的存在,我们才要去培育和建设好的家风。
      对培育好的家风的重要性我们都有一个基本的共识,但具体来说什么是好的家风呢?换句话说,好的家风有没有一个标准呢?上午谢会长说到好的家风应该有个指标体系,这些指标可能会经过很长时间的科学的提炼,我十分同意。同时,我也认为好的家风一定会包含很多内容,而且也可能因家庭不同,标准也会有差异,但我以为好的家风一定有个核心标准,比如平等、民主、社会责任。我们看到,在好家风万户调查中,有86%的人认为夫妻和睦、平等是好家风的重要组成内容。所以说好的家风不管有多少指标,作为家庭来说,其中核心的指标一定会包含平等和睦的夫妻关系。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要建立平等和睦的夫妻关系,家庭成员的共同努力是必须的,但仅仅依靠丈夫和妻子的努力,或者说家庭个体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平等和睦的夫妻关系的建立应该是国家、市场和家庭互动的结果。或者说,好家风的培育也是国家、市场和家庭的共同的责任。
      为什么一个家庭中建立平等和睦的夫妻关系要涉及到国家和市场的因素呢?简单说,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关系是一种社会关系,夫妻关系既是家庭关系,也是一种性别关系。提倡夫妻平等,当然也是性别平等的范畴。我们知道,家庭中的性别平等也有很多具体内容,如我们平时所说的平等参与家庭决策、平等分担家务等等。很多人认为在我们的社会中男女平等早己实现了,甚至可以举出很多“阴盛阳衰”的现象。但是事实是,在家庭中性别平等也存在很多问题,最常见的就是家庭责任的问题。对此,我们可以提出一系列的问题:家庭责任究竟是谁的?“男主外、女主内”这种基于性别的家庭分工模式在现代家庭中是否还存在?或者说,在我们的思想中是否认为这种分工很自然?在女性角色已经发生变化的今天,这种传统的家庭分工模式对女性的影响是什么?如果女性的角色变了,男性的没有变,社会对女性的期望没有变,那么这种变与不变的矛盾对夫妻关系的影响是什么?这都需要我们认真去思考。
      中国妇女第三次女性地位调查中,有一个关于家务劳动分工的数据,[《中国妇女第三次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妇女研究论丛, 2011年06期 ]相对于2000年,职业女性在工作日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相对有所减少,这也许和科学技术的发达以及家务劳动社会化都有关系。但男性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同时女性做家务劳动的时间远远高于男性。调查中还发现,有72.7%的已婚者认为,和丈夫相比,女性承担了较多的家务劳动。还有18.9%的在职女性,有时或者经常为了家庭放弃事业,这个选择比男性要高出6.5%。
      我们不得不承认,基于性别的家庭分工模式使女性更多面临着家庭和事业的冲突。对于女性、特别是职业女性来说,由于她们承担的家庭角色和家庭任务要远远高于男性,她们的角色冲突就会远远高于男性,因为她们不得不在事业和家庭中寻找平衡。例如,“开放二胎”政策的出台,比起当年的计划生育政策(独生子女政策)在社会上引起的热议和反响似乎要大得多。一方面,我国的生育政策,由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向双独二孩、单独二孩政策转变,再调整为全面二孩政策,是中央基于我国人口与经济社会发展形势所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国家应对人口红利消失、社会临近超低生育率水平、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等现实问题的人口政策的需要,有利于改善家庭人口结构,促进家庭和谐发展,也是保持经济发展活力、促进社会全面健康发展的良策。另一方面,不同于独生子女政策,夫妻双方对“生育二胎”有着充分的自主权,你可以选择生或者不生。但对很多职业女性和知识女性来说,“开放二胎”政策不仅与她们的生存更和她们的发展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这个“可选择”和“自主性”的存在,并没有给她们更多的发展空间,因为无论是哪一种选择,生或不生,作为生育的主体,带给她们的却是新的困惑。虽然产假、生育津贴、生育费用等保障待遇近年来有了提高,但也有许多年轻女性反而担心因此加重用人单位的“性别亏损”,从而进一步恶化女性的就业环境。据零点公司的调查,2014年53.6%的城市育龄女性表示,如果符合政策打算要第二个孩子;而这一比例在2015年有所下降,在北上广三个城市中,比例最高的也只占到44.3%。最近在网上公布的中国女性地位网络调查中指出:[《中国女性地位网络调查数据报告》]在问到女性生育是否和职场地位发展有关系时,有 93%的女性认为生育不利于她们的职场发展。
      面对上述情形,我们首先应该关注的问题是全社会必须充分认识生育的社会价值。生育不是家庭的事,更不是女人的事,而是人口的再生产。抚育孩子不仅是家庭的责任,更是社会的责任。不关注女性的全面发展,不关注生育的社会责任和价值,社会最终要为这种忽视买单。其次,国家必须建立健全与该政策相关的社会支持系统,制定促进工作与家庭平衡的社会福利政策,用政策倡导男女共同承担家庭责任,二胎化要尽可能将生育成本社会化,而不是家庭化和雇主化。要通过家庭政策、特别是基于社会性别平等的家庭政策来调整国家、市场和家庭三个层面的关系。对新政实施效果与影响的预见应该也必须纳入新政受益者——女性群体。如强调和平衡父母双方的育儿责任,对女性实行有针对性的生育保护,对招用女职工的用人单位给予奖励和政策倾斜,通过早教、幼教机构的公益化和社会化提供更充裕的婴幼儿集中看护和教育服务,提供更多社会化、专业化的家政服务等手段,更好地平衡女性的家庭与事业间的关系,促进其职业发展。
      事实上,我们也有很好的国家政策干预的实践。比如全国妇联和几个部委合作的关于推动高层次女性人才发展的课题,其结果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其中最直接的一个政策推动的成果就是自然科学基金更改了女青年申请课题的年龄,看起来一个很小的改动,但实际上是承认了女性生育的社会责任,这就是国家层面的干预。从市场化的运作来说,每个企业都要承担社会责任,比如弹性工作时间的建立、企业中的哺乳室、托儿所、女性职业教育和深造的机会等,都是企业的社会责任,联合国在今年的高峰论坛中专门强调了这一条,所以企业应该在这个方面多一些思考。对于家庭层面来说,要倡导和推进男性参与,男性也应该成为行为改变者。这些都是新的家风建设过程中的重要内容和实践。所以,平等和谐的夫妻关系的建立,从国家层面上说要有法律法规的干预,从市场角度来说企业主体要有社会责任意识,从家庭主体来说要负起好教育和传递的责任。
      最后我想再强调,一是好家风的培育和建设不仅仅是家庭的职责,它更需要一个全社会关注和行动的氛围。 二是好的家风一定会有很多指标,但夫妻和睦、相亲相爱、平等包容一定是不可或缺的核心内容。

    (张李玺:博士,中华女子学院教授)